公司新闻

六次升级给资本讲故事 网鱼网咖谋求上市犹如刀口舔血

六次升级给资本讲故事 网鱼网咖谋求上市犹如刀口舔血

  产品六次升级是服务用户还是给资本讲故事?  首先,从网鱼网咖的产品升级方面来看,1998年,网鱼上海封雨店正式开业,这是网鱼的起点,也是网鱼的第一家门店;2009年,推出“网吧+咖啡”的组合模式,进入阶段;2012年,推出概念门店,升级苹果iMax一体机等硬件设备;2014年推出网咖门店;2015年推出网鱼模式;2018年,推出网鱼,融入手游、桌游服务。

  纵观网鱼网咖的进化体系,除了顺应时代发展增添新服务以及更换硬件产品外,整体并无过多新意。

另外,无论怎么进化,网鱼网咖终究难以摆脱“网吧”的影子,只是在游戏场所上增添一些周边服务,但这部分似乎并不受用户重视。 据媒体报道,网鱼网咖上网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70%,水饮收入仅占16%。   其次,通过天眼查翻阅网鱼网咖融资历程可以发现,自从2014年资本介入后,网鱼网咖每一次产品升级背后,都有资本的身影。

直到2018年,网鱼网咖推出模式,没有新股东进入,也没有老股东追投,随之而来的是网鱼网咖谋求上市的消息。   六次升级过后,网鱼网咖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发生改变,相反,每一次概念升级更像是讲给资本听,为了融资而融资,但资本对网鱼网咖的信心是有限的。

  两年未得资本心网鱼网咖的会有一个好结局吗?  目前,网鱼网咖的故事讲的很好,可资本似乎不在买账了。

自从2017年1月网鱼网咖完成D轮融资后,资本的身影始终未从网鱼网咖的地盘出现。

据媒体报道,步入2019年以来,已经有多家机构投资人退出了网鱼网咖的股东行列,其中包括,一村资本、上海永宣联创、伯乐纵横以及江铜投资。 另外,一村资本和江铜投资也从鱼泡泡的股东列表中淡出,而鱼泡泡是网鱼网咖最近几年着重打造的社交应用。   已经陪跑多时,却在网鱼网咖谋求上市时退出,背后的意义不得不深思。

  有分析人士认为,常规上,企业多年未有资本的新鲜血液出现,可能内部现金流十分健康,符合长期发展规划,是不需要资本介入的,但结合网鱼网咖谋求上市的举动来说,上市或许是为了寻求新一轮资金来拓展自己的战略版图,摆脱现有困扰,和优信或有些相似之处。   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通过上市来寻求资本注入,是一个“刀口舔血”的事情,如果网鱼网咖讲不好新故事,得不到资本的认可,将会跌落神坛,很难重生。